首页 情感美文正文

世上没有一份感情不是千疮百孔

  那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,就是最深的伤口,永远都藏在最不显露的位置。而那些平时拿来哭喊的伤,只能说明受的伤害还不够深。

  01.

  我在北京住的第一个地方,附近有条小吃街,尽头有好多间酒吧,一到晚上灯红酒绿,人来人往,酒杯撞得乒乓作响。

  开始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坐在街边,向老板要几瓶啤酒,再烤点儿羊腰,板筋,扇贝,烤到滋滋冒水就赶紧上。嘎吱嘎吱吃到深夜,一点也不急,完全不考虑第二天还要早起,就像黎明遥遥无期一样。

  要么就是跑到酒吧,找个安静点的角落,点两瓶酒,瓜子花生再来一盘,边吃边写东西,有时候不写东西,就干坐着,看人们笑的笑,哭的哭。

  我见过有人因为表白成功,大笑着跑到台上就嚎一首,完全不顾及旁人耳朵的感受。我也见过有人在雨天自己喝闷酒,然后哭着打电话说,五十万的合同谈没了,老婆也跟着别人跑了,我操他大爷的。

  很多故事讲述的太久,酒杯变成了眼泪的故乡。等到夜深了,自己开始犯困,回家躺到床上就能睡着。

  每天浪迹街头,就慢慢的认识了很多人,有次我经常去的酒吧人满为患,没有单桌,我就坐在吧台的边上,当时酒吧的屏幕上正播着美洲杯,阿根廷踢智利,人们一群群地举着啤酒看比赛。

  一会儿走过来一个女人,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,她站在我身边说,全是人,没有地方了,你挪一挪,给我腾个地。

  我往边上挪了挪,她一屁股坐在旁边说,真搞不懂你们男人怎么会喜欢看足球,一个多小时,几十个人追着一个破球跑,最后也不一定能进球,是不是脑袋坏掉了。

  我说,竞技体育的魅力就是这种不确定性。

  她看了我一眼说,你看起来还挺年轻的,不去追小姑娘,自己在这看球赛,你脑子也是坏掉了。

  我说,不行的,不行的,现在的小姑娘都不太好骗。

  她听完噗的笑出来说,你这个小男人,还挺有意思的。

  我说,我不是小男人。

  她说,你是小男人。

  我说,你是老女人。

  那晚梅西一脚踢飞了点球,阿根廷输给了智利,梅西哭了,很多人都哭了,我也想哭,最后灌了瓶啤酒,不声不响地走掉了。

  02.

  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女人也是这里的常客,有个朋友告诉我,大家都喊她猫姐,是家广告公司的副总。

  副总!我听了大吃一惊,那岂不是很有钱?

  大家频频点头,说,对的,刚刚三十岁,是个开着宝马的中年少妇。

  我问,少妇?

  朋友说,对的,少妇,已婚女子,据说这个阶段的女人脾气都很难捉摸。

  我听了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第二次见到猫姐的时候,我依旧喊她老女人。

  她说,我不老。

  我说,你老的,你都大我快十岁了。

  这次她没反驳我,两眼一闭,头发一甩,两只手砸着桌子说,老娘弄死你!我赶紧哈哈地笑着跑到另外一个桌子上去了。

  其实我来这里比较晚,但通过猫姐,一来二去,也就和大家慢慢的熟悉了起来。

  他们经常在周末的时候,呼啦呼啦一大帮人跑来酒吧吃火锅,有人抱两袋羊肉,有人拎几斤青菜,有抱着电磁炉和锅,浩浩荡荡。

  开始老板也不愿意,后来大家想了个办法,就是把老板也拽进来,一吃火锅就把老板硬拽到椅子上,十几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,老板哆哆嗦嗦的夹起块羊肉放进嘴里,众人疯狂欢呼,从此酒吧老板被拖下水,大家也省了不少酒水钱。

  大家接触时间长了以后,发现猫姐是汉子性格,大笑起来毫不避讳,坐在对面几乎可以看见她扁桃体。吃烤羊腿,随便剁两刀,然后下手抓,一口从大腿撕到关节处。

  旁边男生看的下巴都掉下来了,嘴里不断地说,这女人也太猛了。

  03.

  猫姐和我们说笑,但从来不提她老公,她不提,大家也都不问。有次我问酒吧老板,猫姐都结婚了,怎么还天天往这里跑,不用顾家的吗?

  酒吧老板一边擦杯子一边说,不知道诶,她不提,大家也就不好问。我听了只好点点头。

  结果有天晚上大家坐在酒吧给苗苗过生日,因为第二天是周末,大家都不用上班,玩得非常嗨,喝到凌晨,大家左晃右晃的往家走,结果猫姐死活都不要回去。

  她也喝多了,躺在沙发上大喊,我不回去,你们谁爱回去谁回去,我把车钥匙给你们,宝马呢,不用还了,走走走!

  后来通过她零零散散的讲述大家才知道,猫姐老公也有自己的公司,结果他和公司里的一个小职员勾搭上了,一年多了没有回过家。

  猫姐什么都清楚,但她不知道怎么办,毕竟这关系到两个家庭,所以她就一直这样拖着。直到前几天,猫姐的老公才回来找她谈离婚。

  猫姐说着说着就趴在沙发上哭起来,嚎啕大哭,大家的醉意都被惊醒一半。

  朋友说,怪不得她经常来这里,自己回去守着空空的房间,心里一定很难受吧。

  酒吧老板叹了口气说,你们先回去吧,今晚就让她睡这里算了,有我在这呢,别的等她明天醒了再说。

  第二天猫姐没有哭闹,她简单地补了个妆,然后就开车回家了,等再见到猫姐的时候,是半个月以后,她和她老公谈离婚的事情,就在酒吧里。

  酒吧老板偷偷地打电话给我们说,快来吧,可能要出大事。

  我听了连滚带爬的赶过去,两个人正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。

  男人说,我把房子给你,再给你三十万。

  猫姐说,我不要。

  男人有些生气地说,那你想要什么?

  猫姐淡定地说,我什么都不要,我只想问一个问题。

  男人说,你要问什么?

  猫姐声音颤抖着说,为什么?我,到底怎么了?

  男人显得有些有些不耐烦,看着手表说,不为什么,是我们不合适

  猫姐含着泪点点头。朋友听得来气,撸起袖子要揍他,被我们拦下了。

  后来猫姐真的什么都没要,大家都知道猫姐不缺钱,可就是心里气。

  04.

  离婚后的那个月,猫姐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哭泣,所以她不能回家,就住在酒吧。

  猫姐吃着吃着饭也会突然失声痛哭,然后一下掀了整张桌子,盘子杯子碎一地,吓跑了不少客人,老板也从来没有说过她。

  大家轮番陪着她,有天晚上我和她说,老女人,不要哭了,你有宝马,你有二环的房子,你有近百个员工,你再看看我们。

  妈的,说着说着我也想哭了。然后我偷着使劲把眼睛揉红了,一脸认真的看着猫姐。

  猫姐以为我真的要哭,擦擦眼泪说,小夏,你来我公司做文案,基本工资我一个月给你两万,别的咱们再另算。

  大家听了连滚带爬地跑过来,两万!卧槽你也要了我们吧,然后一群人嘻嘻哈哈地闹作一团。

  酒吧老板在我旁边偷偷地说,还真有你的。

  我说,是啊,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安慰这一说,刀子不插在你身上,你永远不知道是有多痛,所以一切安慰的话都是屁话。

  唯一让人感到安慰些的,就是让他知道这世上还有人比他过得还要艰难。

  等到猫姐振作起来后,一拍桌子说,走,咱们出去玩,谁都别想跑!去给公司请假,旅游的钱和扣的工资钱我都报了!

  大家听了立刻欢作一团。

  第二天中午出发,去泰山,大家一人背一个包,手机钱包充电器,多余的东西一点都不带。

  当天晚上我们住在离山脚不远的一个旅馆,晚上十一点,一群人还在斗地主。我趴在窗台上玩手机,猫姐走过来递给我一杯橙汁。

  我说,怎么样,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只要大家在一起,就是抵御悲伤的办法。

  猫姐突然笑了下说,你个小男人懂个屁。

  我说,老年人躺会儿吧,凌晨一点还要起床爬山看日出。

  猫姐一愣,凌晨一点?

  大家一愣,凌晨一点?

  我点点头,说,对啊,还要爬上去啊,怎么也要四个小时吧。

  大家面面相觑,然后齐声说,我去你大爷,那还爬个屁的山啊。

  猫姐在一旁擦着汗说,还以为早起一会儿就可以了。

  然后大家颤抖着手拾掇东西,嘴里嘟囔着说,公费旅游,爬山爬四个小时,呵呵呵呵,妈的老子就知道没那么便宜的事。

  最后还是提前了一个小时,零点出发,爬了四个多小时,然后到了观日峰,上面已经有不少人了。

  大家往地上一坐,捏肩的捏肩,捶腿的捶腿。然后旁边的老人突然说了一个致命的问题,今天好像是,阴天。

  所有人愣了一下,猫姐哇的就哭起来了,边哭边说,启林你个狗逼害死老娘了,谁他妈想大半夜的爬山,我不要爬山,我要回去睡觉!

  启林是她老公的名字。

  旁边的老人赶紧说,没关系,阴天也能看到的,只不过风景没有那么好。

  猫姐擦擦泪站起来说,不,看我就要看最漂亮的。然后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大声喊,晴起来!

  将近三千米的海拔,面前云雾缭绕,包裹着巨大的山脉,透着星星点点的光。

  我们几个互相看看,然后也站起来,大声喊,晴起来!

  猫姐喊,去他妈的男人,晴起来!

  我们喊,去他妈的男人,晴起来!

  旁边的游客开始震惊地看着我们,然后有的人也加入进来。喊着喊着,远方的云雾开始变得轻薄,然后有一个巨大的光环慢慢升上来,像是孕育着无数的能量。

  五点零三分,在所有人的欢呼中,我们被这个太阳包裹,连同烟云和山涧,一同铺进了画卷,成为了全世界最美的风景

  05.

  从泰山回来后,猫姐又变回工作中的女强人,据说两个月接了三百万的单子,但也因为工作太忙,极少来酒吧,很多时候也就是来看一眼,然后就匆匆离开了。

  有天周末,酒吧老板要回家看看父母,没人看店,然后给我打电话。

  我说,文哥,我记不住价格的,你一天可能要赔出一个月的去。

  老板说,没关系,价格酒单上都有,要是有漂亮的姑娘来,你就给她打个八折。

  然后文哥把钥匙扔给我,拎着兜子就走了。那天我大概用了我近三年来所有算数题的总和,一直到晚上十一点,算的我头昏脑涨。

  正靠在沙发上休息,看见猫姐走进来了,我瞬间来了精神。猫姐往桌子上扔了只烤鸭说,忙的还没吃饭吧。

  我一边打开袋子一边说,是啊,一整天都在掰着手指头做算术,你应该带鸡爪来才对。

  狂吃一顿,猫姐坐在一旁说,你真的不打算去我的公司吗?

  我点点头说,是啊,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。

  猫姐笑笑说,你会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小男人。

  我问,那你呢,以后怎么办,也要做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女人吗?

  猫姐使劲吸了口气,然后过了两秒说,我不知道,我感觉自己这三十年是白活的,对于未来的生活,我一无所知,我只知道要不停的工作,不停的工作,因为一旦空闲下来,心里还是会难受的要命。

  那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,就是最深的伤口,永远都藏在最不显露的位置。而那些平时拿来哭喊的伤,只能说明受的伤害还不够深。

  等我吃完烤鸭,猫姐说,我要回去了。然后瞬间收起刚才的情绪,简单的补了个妆,踩着她黑色的高跟鞋,哒哒哒地往外走。

  哒哒哒地往外走,所有的灯光都打在她的身上,脚下盛开着无数彩色的鲜花,看起来多么骄傲的一个女人。

  这么骄傲的女人,曾经主动地跑去表白。

  喂,你娶我好不好。

  好啊,我娶你。

  女生听了喜笑颜开,就像如今痛哭的泪流满面。

  在去泰山前,猫姐哭着说,为什么当初他就答应我了呢?

  多么怀念,多么舍不得,包裹着两个人影子的夜,就被分割成不同的季节。可一切都行将结束,温柔的,美好的,折磨的。

  所以如果能重来,请你不要答应我。因为没有起点,就不会有尾章,所以在记忆的最深处,我还可以继续喜欢你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iaojiacai.cn/qingganmeiwen/35144.html

评论